"星宇?"
"啊?雪茜啊,有事嗎?"星宇像是嚇了一跳,慌忙的回話。
"你不回國度嗎?我看你的樣子很想念小透..."雪茜像是說中星宇的心事,星與低下頭苦笑一下。
"既然答應要保護你完成任務,我就不會輕易離開的。"
"我知道,可是你的表情一直都是那麼不開心,你一直寄託話給風不是嗎?訴說的你的思念..."
"..."完全被說中了的表情,星宇沒有要隱瞞的意思,只是抬頭看了藍天,在中國,現在是夏天的季節,白雲與風共舞,在倉藍色的天空中,就像小透飄揚的頭髮閃耀的光芒,她的笑容很久沒有看到的樣子,卻又不停不停出現在夢中。然後醒來,被羽芊的話語驚醒。"小雪...我的存在...就只有這樣的價值而已嗎?"
"什麼?"雪茜一時不能明白星宇的話。
"人活著是為了夢想,因為生命的獨特所以有價值。可是我..."星宇將手舉向天空。"雖然呼吸著一樣的空氣,看著一樣的光景,擁有相同的外表,相同的溫度...我的生活意義是為了那個女孩,但當那女孩不要我時,我卻連生存的價值都沒有..."
"星宇...為什麼要說這麼悲傷的話?"雪茜皺起眉頭,用手刀輕敲了星宇的頭。"小透不會不要你的!雖然他還是愛著迪恩,但是你在她心中一樣是獨一無二的存在不是嗎?"
"...萬一有一天他不要我了呢?小雪?"
"..."小雪沉默,低頭思考著她還無法回答的問題。"我不知道,因為我想那是很悲傷的事情,所以我會拼了命不讓它發生。"
"小雪..."星宇面帶苦笑的摸摸雪茜的白髮。
"小透很怕寂寞,你不回去看她她會很難過的。就算迪恩在身邊,她還是會想要見你,一早醒來時看到你還未回神的臉,讓你為他倒最喜歡的茶,挽著你的手去看花,你不是還約她去盪鞦韆嗎?"
"鞦韆..."Toutzu說過,柳榴小姐生前最愛盪鞦韆,在高高的地方享受距離天更近的風,還有那份在危險中想保護生命的本能。

"星宇?"迪恩訝異的看著開門的人,星宇輕輕帶上門,無聲的走到床邊,看著抱著床單熟睡的Toutzu,那張他最思念的臉孔。
"她說好想你,可是又怕去找你會給你跟小雪帶來麻煩,而且小姐們都不肯讓她去戰場找你們---你知道的。"
"我知道。"星宇撫摸著女孩的臉龐,Toutzuu眼睛微微顫抖,但並沒有驚醒。"迪恩...小透最近有沒有什麼事?"
"她最近身體又變虛弱了,恐怕是夏季的影響,畢竟她是水的天使,所以能睡的這麼沉真是令人感到高興。"
"謝謝你...你可要好好陪她,直到我回來。"
"星宇..."迪恩觸摸眼前的男人的臉頰,將兩人的額頭輕靠。"你是唯一的星宇,對我,對小透而言都一樣,我們都需要你,也會等你回來和我們一起看書,一起聊天的。所以你不要想這麼多吧...今晚要留下來嗎?"
"不了..."星宇施力將頭移開迪恩的手,低下去親吻Toutzu白裡帶紅的臉頰,然後輕輕的起身,轉身離去。
"...我會守護你們的,就算我做那件事,我也不會讓我們三人的幸福破滅的...星宇..."

    全站熱搜

    Toutz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