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著了?"迪恩踏入房間,輕輕坐在床緣,不敢觸動到女孩熟睡的呼吸聲。
"嗯!最近情緒穩定很多,身體也好一點了,前一陣子水波太興了,不知道為什麼。"星宇小聲的說,手不停的撫摸女還水藍色的秀髮。
"你能跟我說"那個人"的事嗎?我試著想去讀取資料,可是EVIL好像加了密碼讓我不能讀取。"
"......何必要知道這些呢?迪恩,那個人與我們已經沒有關係了,我們只要好好守護這女孩的幸福就好了不是嗎?"星宇沒有看著迪恩,但語氣顯得比平常冷淡,他經過那段迪恩沒有經過的那段時間,他聽了女人們的故事,他聽了同是大地之子的精靈的詩歌,他知道水滴降落在這國度的孤單與寂寞。
一次又一次的崩潰,一次又一次的幻滅,一次又一次失去摯愛的人,用淚水與悲痛架構的這個虛擬國度,與這個承受太多委屈的女孩。

"但是,那都是事實,無論星宇多想壓抑,或者該說我們。"美艷惡魔的低語如漣漪般與周圍的空氣產生共鳴。
"你知道嗎?前兩天水波晃的好厲害,不過小透沒有感覺吧?這是我跟你的約定啊..."惹嫻露出一個沒有到達眼睛的笑容。
"妳也不能說嗎?難道就只能這樣...裝作什麼都沒發生嗎?"
"迪恩...我們累了,這麼久的時間,國度的巨變讓我們害怕,我是幸運的,風的屬性有太母的鎮守,所以小憂沒有被受波及。"哀傷的聲音,過去的夥伴消失,無力挽回的悲劇,失去西維的那個戰役,火屬性的全滅,國度中頓時壟罩在一片淒哀中。
沉默的蕾蒂,如失去靈魂的羽芊,至今仍孤獨的雪茜...
"迪恩,你知道嗎?其實你才是真正國度的孩子..."
"什麼?"迪恩不解的看著惹嫻。"我不明白,綠葉的立場或許我能明白,可是星宇不是嗎?"

"星宇是靈魂寄宿在機器人的軀殼中...就整體而言,迪恩的系統雖然是由"那兩人"的習慣所設定,但卻是100%是由國度所製造的。"
"而我...只能說是被救的人?"星宇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女人。
"是的,那天是我撿到你的靈魂,偷偷的將你放入軀殼中的,這些你應該都記得。"風吹亂了羽芊兩頰邊的長髮,那是多久前的事?他們為了找尋小透心中的藍晶而到處奔波,星宇的出現是羽芊擅自決定,卻也意外未這個任務畫下句點。
"小透的正室是你,這是沒有辦法質疑的,可是他愛著迪恩的事情你無法反對,因為這個國度本來就是她的。在這裡沒有所謂的道德倫理,只有慾望,小透的幸福。為此我們什麼都願意做,甚至是犧牲,當我們踏入這塊國度時就明白了。而你..."羽芊將手輕輕撫摸彷彿受了傷的星宇。"你是過客,跟綠葉一樣,沒有任何理由要為小透做犧牲。綠葉願意這麼做,是他想守護西维的靈魂---也就是朵拉。而你留下的目的,就是小透的幸福。"
"如果有天小透不愛我了...這個國度..."
"...就沒有你存在的價值了。"冰冷的回答。

"羽芊。"機械中傳來了聲音,羽芊走進中央主控室,坐在發出聲音的女性軀體身邊。
"迪恩跟我們一樣...有這個想法,自從薰死了後,我就知道我變了..."

改變,不是一天可以成功的事,若想要徹底的...改變"那個人"。

    全站熱搜

    Toutz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