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女人的聲音輕柔的如同初春溫暖的微風,她擁有粉紅色的捲髮,常伴隨著她愛用的布尺飛舞在空中,當然偶爾也會不小心糾纏在一起。
"謝謝你,創師。"相較於剛才說話的創師,這位女孩的聲音就像剛要綻放的花朵般嬌柔,如同她的人ㄧ般,她坐在柔軟的天鵝絨布上,那是創師臨時位她準備的坐墊,因為她的雙腿無法立起她纖細又柔弱的身軀。
"別客氣,花喃小姐,這是我該做的,若您滿意才是我的榮幸!EVIL,請叫水都小姐進來。"不知從何傳出了"B"的輕脆聲響,不用一分鐘,水都便走到花喃身邊。
"辛苦了,創師。"
"別客氣,您的衣服也要一樣的款式嗎?"
"恩,但是不要澎澎裙,你知道的。"
"了解,明天隨時歡迎您。"創師優雅的ㄧ個敬禮,送走眼前的優雅女人們。

"水都,你最近有感到什麼不對勁嗎?"水都抱著花喃離開,在光之殿將花喃放下時,花喃開口問了這句話。
"沒有,怎麼了嗎?姊姊?"水都回應著和自己擁有相同面孔的姊姊,就靈魂而言兩人是雙胞胎,但姊姊的肉體卻是由太母所複製而成的軀殼,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最近光線照射在法器上的頻率很怪異,感覺上有結界會干擾我的預知,雖然不能完全的明白,但是好像是有人不想讓我預知未來的某些事情..."
"...姊姊啊~你不要太累了喔!"水都嗲聲嗲氣的挨到花喃身邊撒嬌,姊姊是她唯一的至親,就某種層面而言他們是互相不可戶缺的戀人。
"我明白,你如果可以,多幫我注意這件事好嗎?"

"...果然跟姊姊說的ㄧ樣,看來這次不是姊姊的身體不好了..."水都的身邊還有微量的"闇"粒子在震動,水都試著要讀取這國度近日來的行為,但彷彿有些資料受了干擾,對於國度內的機器人,都沒有記憶消除或更改的紀錄,雖然說乍看之下沒事,但總是有些盲點卡在心裡無法不去正視。
(又要發生什麼事了嗎?)水都仰頭望著星空,在這個幸福的情人們,包括自己在內並不多人,經過多次災難的伊甸園有著外表示著抹滅的傷痕,一段段是著淡忘的記憶,因為ㄧ個思念,只因為ㄧ個無聊又可笑的思念...水都搖頭,強迫自己不要繼續想下去。

"水都小姐開始注意到了。"冰冷的機器聲音。
"真糟糕...雖然那不引響我們的行動,可是以後凡事要開始小心了...先暫停ㄧ陣子吧!"
"是。"

    全站熱搜

    Toutz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