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森博嗣的S&M系列倒數第二部作品
直到看到最後一頁,一整個不可思議的感覺衝上腦門
一股想吶喊的衝到不知為何擁上喉嚨

森博嗣在S&M中挑戰了各種不同領域的東西
但比起東野圭吾的伽利略系列而言
森博嗣的作品多了很多抽象的探討
上次看的有限與微小的麵包中,擁有大量的對於社會或正義這類"現實又非現實"的評論
在這部小說中,更花了極大篇幅在探討人存在與動機的思索
利用模型創作來著墨,一點也沒有違合的感覺
雖然不得不承認急於了解真相的我並沒有自細咀嚼文字間的涵意
也許要花多一點時間才能進入犀川老師的思考領域(笑)

很難得我想把劇情留在後面說,先來說這對師生
從一路作品看下來,犀川老師跟萌繪的互動呈現一種頗為曖昧的關係在變化
在有限與微小的麵包當中可以感覺到,犀川相當重視萌繪
先不論這種"重視"到底為合(身為監督人?老師?父親?戀人?)
在這本命運的模型中,連周圍的人都能拿萌繪來控制犀川的這點來說
真叫人不經豎起大拇指說好呢(笑)
雖然很可惜的,整部系列作已經完結
萌繪逆推犀川老師的計畫仍舊無緣讓對此有期待的我看到了
這本來就不是推理小說的重點,但會這樣做成一系列
我想也不是沒有原因吧?

劇情真的頗為出乎意料
雖然說犀川老師所倒出的結論相當合理
但寺林最後的表現卻也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縱然本作中正有探討"正常"與"異常"的部分
寺林砍下明日香小姐的頭是為了練習
紀世都哥哥的全身材是他的目標,也的確做了紀世都的模型
寺林對紀世都,撇開腐因素,是一種對"美"所極限狂熱的追求
而後他也說,想殺害萌繪,正是要掌握人即將死亡瞬間的美
到此,犀川老師所論,寺林的自白,都可以解答

然而卻不能解答,最後筒見教授家中那對突然出現的人偶
還有紀世都給萌繪的那封信

發現明日香的頭,是在紀世都的工房中
但那邊卻沒有信中所說的白色教堂
到了書的最後一行,那神祕的教堂才現身,在筒見教授的模型中
寺林在書中應該不可能去到筒見教授家
犀川三人也不可能去碰到那模型
唯一有可能的,是否就是身為筒見兒子的紀世都了呢?
在那天他將信轉交給犀川,回到家擺了模型,回工房讓寺林給殺了?
他為什麼要做那兩個小人偶?
砍下頭的,現在就在頭的旁邊
照劇情所說,砍下頭的人,是寺林
但最後頭是出現在紀世都的工房中
是寺林練習過後帶去工房毀屍滅跡的?
還是頭跟本就是紀世都砍的?
動機呢?為了做出母體?
讓萌繪發現紀世都模型的人是寺林,為什麼他要這麼做?
為什麼?
寺林看似計畫性的逃避,又步步讓自己成為兇手
為什麼?
如果說寺林對紀世都的愛,超越了美
那這一切會不會又有另一種答案?

當然,這是不正常,對,對世人而言異常的答案
腐女吃大便吧,滿腦子就只有BL~
那在森博嗣筆下中,這位在萌繪面前赤裸入浴的紀世都,又正常嗎?
寺林所扛下的,究竟是他自己對美的執著
抑或是另一種對愛的追求?





對了,這本書提到了對人暱稱的方式
沒想到我自己的小小疑問會在這不經意的情況下看到參考解答(笑)

    全站熱搜

    Toutz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