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ZB不跟我好時,我只好另尋新歡,這是測試的第一次
畫到最後除了跟我原本要畫的人長的完全不同外
我還是挖不出鼻孔這玩意...
隨圖附贈超短篇森林設定(強迫推銷!?)

* 三色菫 *

「不像。」超簡短有利的評語,直擊攝影師的心臟。

拍攝後兩天,杜英親自過來看看第一次拍攝的成果。照片上的筱悠很漂亮,每一張都清楚抓住她微笑的神情,經過計算的構圖使整張照片呈現完美比例,但是杜英卻只丟了這句評語,偏偏這句話幾分鐘前還從照片本人嘴裡說出。
「不像...說不像是什麼意思?很抱歉我實在不明白。」壓抑怒火的憶翔免強保持著笑容,杜英聳聳肩,從隨身攜帶的Hermes包包內取出一只牛皮紙袋,拋向憶翔。後者疑惑的拆開,裡頭裝著兩個刻有蝴蝶浮雕精緻像框,略為泛黃的照片裡隨意的捕捉了森林的某一角,背對著的女孩穿著白色碎花洋裝,在葉子間落下的陽光中反射著微微的光暈,宛如幻想中的精靈,在樹林中舞動自然的生命,純淨感動。
微微的,熟悉?
「請問...」
「不用問我她是誰。」彷彿早就知道憶翔會這樣問,毫不留情面,硬生生給擋了回去。
「我們要的很簡單,就是你要把筱悠也給創造成這樣的形象,除非你敢跟我說筱悠沒有這樣的氣質。」
「.....」碰了一鼻灰的憶翔微微偏過頭,打量著從杜英進門以後就沒說過話的女主角。今天筱悠穿著剛拍完新片封面的衣服,是略帶西洋風味的改良式中國旗袍,沒有多餘線條,完美服貼在勻稱的身材上,頭髮梳成兩股長長的辮子,臉上淡淡的妝,在紗窗灑進的陽光下看起來一點也不突兀,古典型的美麗氣質在她身上自然散發,睫毛微微閃耀著光芒,閉上的雙眼讓人猜不透她的心思,柔軟的雙唇透著誘人的緋紅,讓人有股衝動...
「.....!咳!筱悠小姐的氣質自然是無可懷疑,只是每個人有每個人適合的風格,我想這是我們可以一起商量的部份。」
「憶翔先生。」很小很細的聲音響起,筱悠睜開雙眼,直視著她的目標。
「拜託你了。」

那是一種能穿破任何困難的堅定,讓人失去拒絕力量的眼神。

=================================
我沒想到這篇從開學前寫到開學後Orz
當我已經知道結局了以後我就好攬的寫.........|||||||||

    全站熱搜

    Toutz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