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邊上XNA的課
一邊跟姊聊牛角棒網拍
一邊苦惱主席說我6月可以去馬來西亞玩
一邊寫小說...
我在幹嘛啊(混亂)

==================

初春,三月,。仍帶寒刺的冷風吹起道路兩旁櫻樹散落的粉紅花瓣,飄舞在少女凌亂的長髮邊,她想抓起一片花瓣,然而眾多紛飛的櫻瓣卻都從手指的隙封間竄走,僅留下彿過肌膚的細微觸感。
(沒有辦法抓住,微小的幸福。)
月馨握起失落的手掌放在唇邊,將冰冷的手指呵暖。不只是身體的寒冷,連心也還在冷冬,還停留在二月那天的屋頂上,蒼風與明熙擁抱的瞬間。

明熙換上過去從不肯乖乖穿的制服裙子,搭配淡雅襯托她知性氣質的裸妝,每周兩天帶上自己親手做的便當,中午在同學的口哨聲中靦腆的遞給交往的人,然後攜手一同在屋頂用餐。月馨笨拙的用梳子整理被風吹亂的頭髮,過去總為自己編上三股辮的人不在,及腰的長髮只能綁成下垂的馬尾,看起來既沒精神又土氣,月馨嘆氣,在班上的她沒有明熙陪伴後,只剩偶爾阿凱拿了漫畫來跟自己交流外,幾乎沒有開口說話的同伴,埋頭在圖畫裡的時間多了,而筆下的女人也越來越哀傷,跟自己一樣。

(如果我是她,我會怎麼樣呢...)

將精神與故事同步的月馨,隨著女人微笑,哭泣,思索...的確在大多時間離開現實的孤獨,但每當沒有辦法作畫的時候,深刻的寂寞宛如提醒她回歸現實般侵蝕自己,就像女人張開雙腳,將自己當成玩偶般嘲笑。明熙跟蒼風在交往,這個消息似乎在兩個班級造成小小騷動,原本和蒼風關係微妙的自己彷彿小菜般被一起拿來閒話家常,但卻比不上被兩人冷漠的難受。

沒有開始的結束,真沒想到跟漫畫說的一樣,初戀總是苦澀的...僅僅是一個月的時間,就讓月馨難過得無法承受,情人節那天的巧克力,她請阿凱轉交給他,而為他畫的卡片則夾在本子裡收著,畢竟也沒有機會再送出去了吧,月馨想到就感到心裡一陣刺痛。蒼風從那天起就沒有來跟自己說過話,縱然在教室裡眼神交會,也僅僅是一個若有似無的微笑後便別開頭,在屋頂上認識的男孩就像一場夢一般消失了,現在眼前的他並不是自己掛念在心的人...

雖然是這樣,雖然是這樣,但放下去的感情就像潑出去的水一樣難收,縱然眼前這個人已經改變,卻沒有辦法忘懷喜歡上的他,所以自己才會這麼痛苦吧,最喜歡的她和最喜歡的她,最喜歡的他變成不是自己最喜歡的他...女人靜靜趴在窗台看著小巷,那個最掛念的男人正站在巷口為自己總是外出向女友解釋著原因,他會說自己是因為工作而外出嗎?還是自己放心不下一個女人而待在她身邊呢?女人不知道,也沒有辦法詢問,只能靜靜的趴在窗台看著他,就像月馨一樣。

白色情人節,他們兩個人會去哪裡約會呢?

突然的,自己的背被用力拍打,太專注於故事的精神被強行拉回現實讓月馨有點驚嚇,轉過身,明熙正站在自己身後,用一種久違的笑容看著自己,但眼神卻仍是冰冷,略帶一種憤怒...
「14號,我記得你應該有事吧。」雖然笑著,明熙帶有一種強勢命令的口氣,與其說是詢問不如說是肯定對方有事,這個時候還是就順水推舟吧...
「恩,怎麼了嗎?」她答。
「哪,人家沒騙你嘛~」月馨這次真的笑出來,轉頭看了蒼風。「之前也約月馨一起去玩啊,可是她說有事我也沒辦法...畢竟朋友應該要互相體諒嘛~而且說不定是要去約會對吧?」
之前問過嗎?月馨完全沒有印象,這時候打出友情牌是為了贏得好感嗎?不過後補的那句話是說給誰聽得呢...
「這樣啊...那就算了吧。」蒼風戲劇性的嘆了一口氣。「那麼,14號那天就不去約會了吧。」
「疑!?」
「因為,多一點人比較熱鬧啊,兩個人出去玩...我感覺...恩...」
難得的語意不明,在月馨的感覺上有點刻意,好像當初那個心懷鬼胎的男孩又出現在自己面前...但現在比較重要的應該是正用一種鐵青的臉色看著自己的明熙,相信如果蒼風不在現場她一定會氣的掐住自己脖子吧...那,眼看著男主角裝困擾,女主角抿著嘴怒瞪自己,現在該怎麼辦呢...月馨覺得自己就像躺在床上的女人一樣,很想因為頭疼而掩住額頭。

    全站熱搜

    Toutz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