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失去任何夥伴的戰役
或許,稱作戰役的,不可能不失去
至少每個人都知道,國度首次出現的
叛變者

依舊是沒有溫度的無機房間
倒下一具一具包裝成人偶的機器人
散亂的頭髮,零碎的衣物,沒有表情的臉龐
沒有燈光
沒有運轉的聲音
宛如廢棄的死成般
迴盪著踏在瓷磚地板的鞋根聲

少女模樣的天使
自出生就沒有羽翼的天使
靜靜的坐在椅子上
左側倚靠著EVIL
右側傾倒著小麥
鞋跟前仰臥著白霞
殘月擁抱著萼牙,同樣是無聲

"這一切都已經被你們知道了吧"
那口音聽起來一點也不畏懼,她伸出白皙的手指
指尖正對著一個人偶
一個看不見臉龐的人偶
"是這孩子轉移了所有的記憶吧"
"真令我意外,我居然完全沒有發現這孩子的存在呢"

一手扶住那不知名人偶的的女人,朵拉
染著鮮血的臉,身為戰士的眼神瞪著前方的天使
舉起長刀,不客氣的指著她

水精靈正倒在水之聽的池水中
留著淚的公主緊緊的握著她蒼白的左手
而在她旁邊美麗如銀月的男人並沒有牽起她的右手
只是靜靜的,站立在一旁
青綠色頭髮的男人,也無語的坐在一旁

風的領導人擁抱著與自己擁有相同長相
卻有著自己以失去的火焰之心的女人
夜叉輕輕的倚在太母懷中
她累了,支撐整個國度最脆弱的防護線的她
如今觸摸起來格外冰冷

時間姊妹在時鐘結界上緊握雙手倒下
任憑微弱崩解的時間潮流充斥在身邊
克蕾兒在克拉蕾妃兒的呼喚中醒來
她拾起花喃的光,水都的闇
將國度的時間調整回歸
然後,由她唯一的妹妹將結界劃上新的封印
一同等待時鐘重新轉動

朵拉怒視著羽芊,這個國度的無機領導人
她策劃了天界的入侵,搧動地獄的反叛
讓那擁有黑色六翼的男人的巨劍貫穿蕾帝的身體
血液噴濺在西維死去的中央樹上

以此為祭品,她想換回一個女人
一個與西維在同一場戰役中死去的愛人,薰
縱然就連她自己也知道,逝去的靈魂是無法在復活
然而她卻無法原諒,被愛著的Toutzu
另外找到愛情的蕾蒂
甚至是拿著長劍指著自己的朵拉
她身後站著追逐愛人靈魂轉世的綠葉

她站起,慵懶的身軀,無懼的走向朵拉
停下,收起那虛偽的笑容
從身體內取出的鑰匙,穩穩的放在刀面上
然後,直直走出無機房間,消失在盡頭


任憑愛的天使不停哭泣
風的傳遞者忠實的聽著充斥在這片悲傷中的心聲
羽芊離開了國度

    全站熱搜

    Toutz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