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續填坑
依麻的這個部分寫了1/4了...
另一個部分還是遙遙無期啊....

11月是運動的季節,其實就是很莫名的每個學校的運動會都選在這個月份,或許是涼爽天氣的關係吧?

這樣的日子大家彷彿是在炫耀自己人脈一樣,每年都湧入大批校外人士,說是來看熱血運動比賽是絕對不可能的,來的目的大概都是帶飲料零食來替朋友充場面較多,看比賽看展覽就是其次了,多數有這樣朋友的人跟運動會場都挺無緣的,更簡單的說就是一定要來學校的聯誼假日吧?當然也有一個朋友也沒來的,要就是根本缺席,要就是乖乖悶在休息區自行打發時間。

只不過今年真的挺不一樣,這天剛好是棒球國家代表隊的比賽日,休息區也不知道是誰很神的搞到延長線跟收音機開始聽起轉播,結果一傳一百傳百,居然產生一整條從休息區通往廁所的收音走廊,到哪邊都聽的到轉播,熱愛運動的男同學們守在休息區,較為奇特的是月馨也在其中。

棒球大概是月馨最有興趣卻最不會玩的運動了,打從黃衫軍三連霸開始月馨迷上棒球賽,每天跟男同學搶奪運動版來關心賽事,明熙對此就完全不能了解,與其花那個時間拿來想辦法讓自己變美不是比較好嗎?其實月馨也何曾不想讓自己更漂亮,只不過當有一次特別打扮卻被教官用"不要用那麼花俏的裝飾"檔在校門外後,她就放棄去做這件事情。

「明明就會畫畫,為什麼畫在紙上就會,畫在臉上就不會...」

對月馨來說理所當然相反的事情明熙也不會...當然她沒有當面說過。

明熙什麼事情都會,月馨很佩服她,他們互相分享喜歡的活動,明熙總是能完美的融入月馨的行動,但月馨卻連明熙聽的歌都不懂,縱使如此她還是努力的聽著,為了表現她們是"一起"的。雖然說這樣,月馨仍是羨慕,明熙又聰明又漂亮,什麼事情都能完美達成,不管是課業、運動、唱歌、還是交男朋友...對!男朋友,月馨也好想交男朋友,當初國中時期她試著主動接觸一個欣賞的男孩,但是對方理所當然選擇了明熙,也許是因為外表漂亮吧!哪個男生不喜歡正妹呢?既然自己沒有外表(甚至自己也沒有動力去變漂亮),那會有這種結果就認了吧...從之後她選擇與自己筆下的故事戀愛,恩...也許在真命天子出現前啦。

縱使如此,月馨身邊倒是不缺男性友人,也就是哥兒們吧?其中一人拿出兩隻ㄧ紅一藍的水彩顏料要月馨幫他們在臉上畫上國家代表隊的圖樣,然後樂的拿寶特瓶狂敲,彷彿就再現場一樣吶喊加油,月馨被這樣的氣氛感染的很高興,畢竟這樣的時候明熙早就不知道跑去哪陪"她"的朋友了,時間大約是中午,或許早溜出校外吃飯了吧?如果到放學都還沒看到人,自己還得記得幫她把愛慕者送來的飲料帶回去才行。月馨環顧四週,現在場上正為下午第一個比賽"大隊接力"作準備,畢竟這是運動會最高潮,學校可不想沒人鳥這樣重要的比賽,所以提前做中午休息,順便乾脆把擴音器材接上全校實況轉播,成全同學們的愛國情操。

這場轉播的比賽很幸運的在預計的下午開賽前結束,瞬間眾人的歡呼聲慶祝了國家代表隊的勝利,也讓司儀有個好氣氛炒熱現場對比賽的注意力,各班代表對一一上前,第一棒就起跑位置做好準備,刺耳的槍聲一響,現場如雷貫耳的助陣聲從各休息區彷彿要將帳篷震上天,月馨很享受這種團結一心的感染力,她專注看著每一個奔馳的選手,迅捷的身影在應援聲中彷彿靜止又彷彿跳躍,燃燒生命光芒的力量在她眼中顯得格外耀眼,眼光順著背著黃色背心的跑者即將換棒,在接棒線前起跑的那個男同學,頓時讓她傻了眼。

不可能會錯,雖然那時他逆著陽光,但月馨有種感覺是他,就算自己是那種昨天剛認識今天在面前就認不出來的那種差勁記憶,她還是有種強烈的感覺。

是他,在頂樓電梯間的男生。

在棒子接手的瞬間,傳棒的同學不曉得是沒力還是太早鬆懈,居然沒有準確的將棒子打在那男生手上,但後者一個漂亮的轉身,絲毫沒有多餘動作的迴旋抽起棒子並且往前衝,此刻黃色背心的班級吼的更大聲,就見他往前直追,一路到第三名的排行,又引起一陣歡聲,可惜比賽的結果並沒有更好,他與第二名以些許的差距落敗,但仍然受到該班級選手的熱情擁抱,就連月馨也看的感動。

(真沒想到會這樣看到他...他是三班的吧?)月馨看著逐漸散去的人潮,接著的師長接力可就沒有那麼大的吸引力,大家回去做自己的事情,有的人開始聊起棒球,有的人拿著錦旗在班上歡呼,而月馨則一如往常拿出隨身的繪本,在繼續上次草圖之前還是掀翻翻以前的吧,反正這時候也不會有人在意到自己...

「這不是上次那張圖?妳還夾在這麼危險的地方啊?」後方冒出的聲音讓月馨放聲"哇"的跳了一下,本子也趴著面向草地蓋上,正當著急的要撿起時,出聲的少年動作更快,拎起書本將弄髒的書皮稍微拍過之後,便大剌剌一頁一頁翻來欣賞。

「嘿∼妳好色喔!」明明才第二次見面講話卻還是這麼直接,這倒底是裝熟還是本性使然?不過實在也想不到理由讓這個少年對自己裝熟,所以當做後者吧,討厭的個性...月馨沒有貿然搶回書本,等少年翻到最後一張圖時就會還給自己了,大概吧...

「喏,這張妳想畫什麼啊?看起來真曖昧耶!」少年不懷好意的把自己畫到一半的圖攤在自己面前,月馨頓時滿臉通紅的從左右合起本子搶走。

「要你管!沒禮貌的傢伙!你管我要畫什麼!」

「是是是∼」少年一附無所謂的樣子就晃去找自己的朋友,氣的月馨心理OS罵著這個沒禮貌的人



最後一頁的白紙上,雙腳敞開的女人喘息的姿態,雙唇微開,眼神充滿勾引的誘人邀請...未命名--1.jpg

    全站熱搜

    Toutz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