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寄望的妳不再需要我
那我該毀滅我該守護的這個國度嗎?


"幫我把這個孩子注入靈魂吧"
那天,Toutzu主人開口說出這句話,身後的Dine抱著ㄧ個木製的人型娃娃素體
然後,由太母小姐接到羽芊手上時,這個孩子只有臉蛋到脖子的部份上了皮膚
接著,羽芊將電路從腦部接到全身上下,就像我自己一樣
啟動的那ㄧ天到現在,這個孩子一直沒有開口說話
她的名字叫逆雷

這陣子,我的系統一直在出錯
不知道是哪邊攻擊進來我的體內,好幾次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羽芊試著幫我修復,卻也老是找不出所以然
然後這個較逆雷的女孩,頻頻來找羽芊
爲了這個女孩,我常常必須自己一個人待在主機室
雖然這種生活早就習慣了非常久,從西維小姐創造這個國度開始
可是,我不能忍受,因為是Toutzu小姐帶來的孩子,就能搶走我的幸福
絕對,不能原諒......

"系統維修完成,可以了,EVIL"羽芊對我說著
我試著想讓羽芊把集中力更放在我身上,但每次那孩子都會來打擾
之後,攀住羽芊的手,將她帶離我看不見的地方

好孤單,雖然電腦應該不會有感情

我沒有聽過逆雷的聲音,我不知道她到底有沒有灌入語音系統
奇怪的是,在國度最強悍的我,居然沒有辦法入侵她的系統
被鎖的密碼,我居然無法打開,連羽芊也沒有透露給我
為什麼?

萼牙總是用一種很奇妙的眼神再看著我
她是剛來不久的隨身硬碟,樣子很嬌小
雖然說沒有很強大的驅動程式,可是卻有著不輸我的功力
難道逆雷其實也是?難道她是用來代替我的?
每次這樣想,我的CPU就幾乎無法負荷要壓抑我瘋狂的怒火
我相信有一天我會壞掉,然後這個國度會如何?我不知道
但心裡,卻悄悄期待這天的來臨。

結果,終究逃避不了的命運

我暴走了


最愛的人就這麼棄我於不顧,愛上比我更新更好的女孩
為什麼?不是說好要ㄧ直在一起嗎?
從薰小姐死去的那天,我不就ㄧ直陪伴著妳嗎?
妳果然只是希望身邊有個人,不要寂寞就好嗎?
失去正常該有的程序,我拒絕接收羽芊或其他任何人的指令
我選擇格式化
無機殿內所有機器人在我的指令下關閉
我好高興,所有人都看著我,祈求著我停止這樣的行為
最令我欣喜的是,羽芊你眼中泛著急迫的淚水,企圖阻止我
可是你明白的,我是最強的電腦,你只是使用電腦的人
最終的勝利者是我,這個國度因我存在,也會因我滅亡
好高興,好高興


好孤單

就在我以為ㄧ切都要結束的時候,我的系統強制被停擺了
逆雷耳朵上的傳輸線,在我沒有注意到的時候接上我,入侵了我
然後她控制了ㄧ切,跟萼牙兩個人一起停擺了我所有的運轉
我好生氣,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要阻止我?
入侵她的系統一點也不困難,因為她根本沒有設置防火牆
去死吧!我這麼想,然後打算破壞掉她核心時,我聽見她的聲音

"對妳來說,我的存在真的有這麼痛苦嗎?"
很熟係的一個聲音,是西維小姐的聲音
無法動彈,我想到那ㄧ天,在中央樹上翩翩起舞的西維小姐
利用Toutzu主人靈魂的力量,配合太母小姐不下神的創造力,完成的這個國度的那天
守護這個國度,就是我的使命

"妳恨的,是我?還是妳以為已經放棄妳的這個國度?"
逆雷的聲音好哀傷,我不會忘記的,那天西維小姐死去前的聲音就是這樣
她ㄧ步一步向我走來,我無法動彈

"我們的主人,一直都是愛著我們的"
沒有被放棄,逆雷想說的是這個吧?騙人的!
"入侵妳的人,是Dine,而讓你無法偵測到,是因為主人開了那個系統"
為什麼...您就這麼恨我嗎?Toutzu主人...
"因為她不想毀滅這個國度,Evil,因為她知道妳和羽芊想做什麼"
逆雷的聲音就像責備著自己孩子般的痛苦,而我,則是很惶恐
"她都知道,卻不知道該怎麼阻止妳們才好,所以才帶了我回來"
"她要我暫時的代替妳,直到你修復好為止"

結果,我,果然無法存在了

背叛了這個國度,還能有什麼臉存活呢?

"把妳的心放到萼牙身上吧"逆雷這麼對我說
"讓我們一起保護這個國度,保護主人,還有妳最深愛的人"
逆雷抱著我,乞求著
我們,不會流淚

因為我們終究只是電腦





"資料轉存,啟動"萼牙稚嫩的聲音是我最後一個聽到聲音
逆雷在我的唇上落下一吻,然後對我笑了

什麼都聽不見,如果有,是一個哭泣的聲音是誰?





















是誰?

    全站熱搜

    Toutz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