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來挖坑跳了
只不過這次會搞的更莫名奇妙(笑)
另一個部份應該生不出來...嗯...
等我會畫(消音)漫再說Orz



*大波斯菊(少女的心)*



九月,學校紛紛開學的季節,艷陽讓從糜爛的暑假中脫離的學生們感到更加無力。

這不是一所有名的學校,難得穿制服的學生們拖著懶散的步伐走入校門,記得的還會跟教官說早安,沒記得的當然免不了一陣大嗓門的訓勉。開學的第一天就是這學校裡最兇的教官來把關,大家心裡只祈禱開學典禮不要是在操場上排排站。不過,事與願違,就算大家再怎麼努力發出怨念,典禮不但依舊在操場上舉行,老天還更貼心的來個晴空萬里,只見校長,各處長在台上講的口沫橫飛,學生們心裡除了暗罵外,大概就只能祈禱趕快結束。

三年級的教室不知道怎麼的總是在最上層,人擠人的樓梯間充斥著汗臭味,好不容易回到教室的人,大多都是攤死在桌上攬的動彈。男孩子大大方方的脫下滿是汗水的襯衫納涼,女孩們則抱著運動服衝去廁所更換,不知道為什麼這似乎變成一種風氣,彷彿只要穿著制服就是怪咖。

「你不換嗎?」一個穿著水藍色運動服的女孩輕敲了另一名女孩的桌面,詢問著她。

「為什麼要換?」回應的女孩滿臉不解的反問著。這個女孩就是所謂的怪咖,不但規定要穿制服的日子沒少穿過,還總是將襯衫扎的好好,露出有學校縮寫的皮帶,連裙子都是沒改過的膝上2公分,連糾察社裡那些制服燙線的社員都不一定會做到他這麼整齊,更何況是每次都這樣。

「你高興就好啦其實~呼!熱死了!」先前發問的女孩也早就習慣似的,一屁股坐回位於女孩身後的桌上,從自己的書包裡拿出梳子,另一手很乾脆的抽起前面女孩馬尾的髮圈。

「月馨,跟妳說過多少次~留長頭髮要整理!」名叫月馨的女孩嘴裡囔囔的"我有整理啊",一面挺直腰桿讓女孩整理自己的頭髮,只見後者一邊狂碎碎念,一邊使勁的要把手上這把糾纏的亂七八糟的頭髮整理好,月馨還不時發出吃痛的抗議聲,害她忍不住就拿梳子敲罪魁禍首的腦袋。待五分鐘過後,月馨那長及腰的頭髮終於柔順的梳平,女孩熟練的將頭髮分成三等分,轉眼間就成了一隻三股辮,榜上髮圈就網月馨的右肩扔去,大功告成。

「謝謝~每次都麻煩妳了,明熙。」摸摸自己的頭髮,月馨笑笑的扭過身來,雙手交叉靠在明熙桌上,看著她整理自己的頭髮。和月馨不同,明熙是個很懂得打扮的女孩,她的包包裡永遠有比錢包重要的化妝包,就算是俗氣萬分的學校體育服,她也可以利用充滿活力的小包包頭還有淡雅的大眼妝來展現陽光般的朝氣。

月馨根明熙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存在。每個人都這樣說著。明熙走在流行的尖端,對她來說打扮是基本技能,了解流行是每日功課,女人要有女人的樣子,將自己美好的氣質表現的淋漓盡致才是愛自己的最好方式。曾當上一屆校花的她是所有男性同學夢寐以求的對象,雖然據說他有個男朋友,不過由於從來沒公開露面過,男同學們還是寧可保有自己有一天能抱得美人夢想…人因夢想而偉大嘛!

因妄想而瘋狂啊…月馨自喃著,雖然不懂當初這樣一個亮麗的女孩怎麼會主動來找自己聊天,不過像這樣一個跟自己完全不同的人在身邊,也讓月馨首次走出自己的生活,體會高中生一起壓馬路,夜唱狂歡的生活,縱使自己還是有那麼點不習慣就是…

「話說月馨,妳暑假跟我說的那個,有開始動工了嗎?」明熙的話將月馨拉回現實,照著鏡子整理剛梳好的日式包包頭,明熙滿意的左看又看後,將桌上大大小小個工具整齊的放回書包內,那個月馨總是認為可以媲美多啦O夢的神祕百寶袋,隨時能變出各種化妝用品,卻是一本課本都變不出來的奇妙書包。

「恩,我有弄了一些,要看嗎?」一邊說著一邊從自己的背包中拿出一本封面畫有可愛貓娘鉛筆稿的筆記本,快速的翻到一頁後放置在明熙桌面上。



站在滿是紅葉的楓樹下,那是一個很美麗的女人。


    全站熱搜

    Toutz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