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稀客...你看來不像小透要你來的喔...迪恩?"花瓣隨著風,飄舞到男子方向,惹嫻有些吃驚,但隨即恢復以往,只是語氣有些悲傷。迪恩沒有說話,只是在惹嫻擺盪美麗卷髮的同時停住腳步凝望,隨後又繼續前進。

"已經沒事了...至少...我保證對小透不會有傷害。"惹嫻再次擺動馬尾,回過頭去看著仍不平息的水波。
"請回答我,妳所立下契約的那個人,是誰?"迪恩在約3步的距離外停下,用著沒有感情的語氣問著眼前的惡魔,一個輕輕的笑,帶點悽涼,惡魔低下頭去。
"是個女孩啊...一個悲哀的女孩。"
"她是誰?是妳們所謂的"那個人"嗎?"
"是嗎?是她嗎...你說呢?迪恩?"惡魔似嘲笑性的口吻回應冰冷的機器人。迪恩突然喚出法器,用強大的火團攻擊惹嫻。女人不動,單單站著,待炙熱的火球飛近,沒有預警的,火球頓時化為一道水氣消失。
"很失禮喔!迪恩。"惹嫻回頭,冷酷的眼神,是惡魔的本性。"你妄想著在我的領域中打倒我嗎?"
"我要妳說實話而已,為此,我會繼續攻擊。"
"那麼...我的回答是"無可奉告"。"
隨著惹嫻語畢,迪恩的長斧幾乎同時到達,惹嫻向水池一躍,蜻蜓點水般停在水面上,一道藍光乍現,迪恩反射性向後躍,方才落腳立刻又向後跳,而前一落腳處一個個用水所用力鞭打過的痕跡清楚映在迪恩眼中,兩人的距離拉開,惹嫻施展法陣再次甩鞭,水池中的水如同有生命的使魔般飛舞,交互的俯衝向火系的少年,迪恩展開火防護盾想擋下,但水注的力量輕易穿月防盾,迪恩扭身躲過最近的兩發攻擊,用法器揮打迎面而來的水柱,並不停左右閃躲,好不容易撐過攻擊。

"真不錯,不虧是近戰系。"惹嫻幽幽的說著,彷彿無重量般輕飄回地面。
"......多謝留情。"迪恩收起法器,但依舊站在原地不走,惹嫻一嘆。
"我不能向你說什麼,一來我沒有義務,二來...你不能反抗小透對吧?"
"是。"
"唉..."惹嫻難得在別人面前嘆氣,難得的哀傷,難得的淚水。"我不會讓小透受傷害的,這次我真的沒意料到力量這麼強,才會讓小透受了點影響。不過,她什麼都不知道吧?"
"她只說"我感到很悲傷...不知道為什麼...好難過..."而已。"
"嗯...我會把結界的力量擴大,所以請你放心吧,迪恩。很抱歉,我什麼都不能說。"
"是...如果小透不會受影響那我就不多問了。"迪恩一個紳士的鞠恭,隨後說了聲"失禮了"便轉身離開。

"還好妳沒事...真的..."惡魔的眼淚,在水面上又多添了些漣漪,悲傷的,內心難得的痛楚。

    全站熱搜

    Toutz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