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耶



冷雨,亦或是細雪,12月,披著長大衣的男子穿梭在不合氣氛的巷子內。
那大衣的邊是黑色的羊毛,從法國進口的高級品,穿著他的男子有著一頭如血一般緋紅的頭髮,在後頸紮起的短馬尾飄舞在寒冷的空氣中。
髒亂的巷子,四處探頭的老鼠在陰森的角落騷動,男子仰望著天小跑步,追尋著某個時機。
滿月,純白的。
男子輕喘著,來到了某間廢棄民宅前,低俯於圍牆邊。
(應該已經到了時間...不!再等等...)手上握著的左輪短槍藏在大衣的左邊口袋,男子猶豫著。
突然的吶喊劃破天際,男子震驚,頭頂上的玻璃應聲而碎,一片片銳利的墜落,男子順勢滾開閃躲,同時,一個人飛落於玻璃碎片之中。
左邊腹部冒出溫熱的鮮血,那男人憤怒的直瞪男子。
"是你指使的嘛!你以為你會逃過嘛!"男人早已失去理智的狂吼,張大雙手一把掐住男子脖子。
"嗚!"男子反應不及被抓起,離地的雙腳讓他無法支撐自己的重量,正當顫抖的左手想開槍時,男人突然又狂怒了一聲。
濺滿臉頰的鮮血,接觸在冷風吹凍的皮膚上宛如火焰一般灼燒著。
從鬆開的雙手中逃開,男子撫著脖子咳嗽,連連退開。
那個女子從倒下的男人身上站起,黑色的女人,或者該說是少女。
黑色的頭髮,黑色的長旗袍,上面繡著美麗的紅花,代表死亡的彼岸花,染滿朱紅色。
連看著男子的雙眼也是如夜空般漆黑。
"對不起,讓你經歷了恐怖的事情。"開口,沒有陰陽頓挫的聲音傳出。
手上染滿鮮血的匕首高舉,猛然刺下,在空氣中漸起溫熱的血之花。

    全站熱搜

    Toutz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