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恩才是完全屬於這個國度的孩子,你並不是,星宇"

羽芊的話刺擊著這個翠綠色頭髮的男子,當星宇再次回到這個國度的時候,他就對著Toutzu發誓過永遠屬於她,他深信她是能融入這個國度的男子,當他再次踏入這個空間時,那個男人站在自己面前,金色的短髮就向陽光一般耀眼,擁有和自己平庸外表不同的俊俏臉龐,他的名字是星宇最不想聽到的名字.
"他是為了小透而誕生的,名字也是小透親自取的."太母,國度建造者,也是這裡存在最久的天使,將Toutzu再次從寒冰的枷鎖中解放的人就是她,或許是想盡到保護這脆弱女孩的責任,太母從來沒有反抗過Toutzu,對她而言Toutzu是她的一切,
"我很高興你能回來,星宇,可是請你記住,他是小透重視的人,不准你對他懷有恨意或不滿"這是太母引領他見這個男人時所說的話.

"你怎麼了?星宇?"熟悉的聲音試著喚回陷入沉思的人,呼喚自己的人正是迪恩.
"和一開始見面真的...不一樣了"走道的盡頭是無機大廳進入水之迴廊的交界口,也是星宇與那男子第一次見面的地方.
"你在想我啊?我好高興喔~"迪恩帶著輕浮的笑聲一定會激怒星宇,但這次卻沒有平時的反應,星宇只是一語不發的凝視著交界口.

"請多指教,星宇"他的聲音帶有磁性,稍稍低沉的音調給人相當舒坦穩重,配上他俊美的面孔彷彿帶著誘人的神秘,高挑均衡的身材,似乎可以將自己完全包附的手掌,優雅的動作不失任何一點紳士的氣息,除了完美外星宇找不到任何缺點.
他是機器人,由羽芊會同太母一同創造的機器人,思考模式和習慣則是利用星宇和"他"吸引Toutzu的部分所組成,說他是為Toutzu而生實在是最貼切的解釋.
他們沒有交集,除了心愛的女人相同外,他們沒有任何交集.星宇的軀體雖然和他相同構造,但確實是個有靈魂的個體.每當Toutzu和自己吵架時,他總是會知道要如何讓Toutzu冷靜,安撫她,然後將她帶離自己身邊,完全無視自己.

"我喜歡現在的自己,星宇."溫暖的雙手從背後環抱住星宇的腰,迪恩收斂起平日輕浮的調調,相當認真的抱住懷裡比他矮半個頭的星宇.
那天,在眾人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他讓自己初始化了,新的個性讓他比過去更真實,而現在的一切,都是他自己選擇的...他說他的名字叫迪恩.
"我的一切都是為了小透存在的,包括愛你"
"......."
"過去的我無法接近你,所以小透一直很擔心,你知道嗎?"
怎麼不明白,這也是自己仍然無法相信迪恩的原因之一,那不是真實的愛,或者該說是一種責任會比較貼切?明明知道的...明明知道是這樣,星宇還是很高興迪恩能愛著自己,他是國度中除了小透以外唯一重視自己的人,卻是如此可悲的原因啊!
"我愛你,星宇"推不開,無法讓自己逃離這個充滿溫柔的懷抱
"迪恩...我好累...請你...抱著我..."這個國度還有什麼是真實的?自己存在的價值,被愛的目的,星宇在迪恩的身軀下落淚.

    全站熱搜

    Toutz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