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的



=========================================

* 梧桐 *


「我已經跟對方約定好見面了,我們現在就過去。」平穩操控方向盤的杜英,出乎意料車子以極高的速度奔馳在高速公路上,她的愛車法拉利常常化為一道鮮美的紅色疾風穿梭車陣當中,對她而言"時間就是金錢",因此她練就了這番超群的開車技巧。
「謝謝妳。」副駕駛坐上的筱悠絲毫沒有驚嚇的表情,不到一年前她初次坐杜英的車,讓她嚇的3個月只敢搭公車,然而隨著首支作品的熱賣,她成了某些族群的閃亮人物,被迫筱悠只能搭經紀人的車來工作,短短8個月,她居然已經能在這種極度刺激的狀況下休息,甚至熟睡!只能說習慣真的是很可怕的事情...

  一定,一定要回來喔!

(為什麼沒有回來?)
(不是說好要一起回到那片森林的嗎?)
筱悠的心裡感到好混亂,她甩了甩頭,試著讓思緒放鬆,是的!只要見了面,他一定會告訴自己為什麼,或許是工作太忙...或許是身體不舒服...或者是...

  聽好筱悠,憶翔是不會去的,因為今晚,是他跟女星薇薇雅的訂婚典禮。

「嗚...」
「怎麼了?筱悠?」在毫不減速的情況下,杜英轉過頭關心突然發出一聲低吟的筱悠,後者立刻表達自己沒問題,杜英才點點頭,將視線重新放在路況上。
(沒事的...)
「沒事的...」
車窗外的景象如快速幻燈片般閃耀即逝,不安與迷惑糾纏的心情,無聲的嘴唇藉由玻璃的反射映入眼中,她試著催眠自己,讓自己的思緒重回那片森林。
(沒事的...)

 
稍微靠近郊區的一處,現代建築美術所架構出的10層樓高大樓在一片平房中顯得鶴立雞群。紅色的車影閃入地下停車場,險些撞斷了入口處的自動柵欄,從開啟的車門中伸出的一雙細白雙腿,美艷的杜英一邊抱怨一邊俐落的甩上車門。相較之下,筱悠的身軀顯得嬌小脆弱,黑色的秀髮一洩而下,一種東方女人特有的美感從她身上無法抗拒的散發著,長及腳踝的單薄白色洋裝,裙擺處還鍍著淡淡的土黃色。
「您是杜英小姐嗎?是的,憶翔先生已經在工作室等候多時了,請隨我來。」穿著整齊套裝的櫃檯人員用著親切的聲音帶領兩人,長廊兩側是整片落地的落地窗,炫燿的陽光直射屋內,玻璃地板下的水流閃閃發光,刺眼的讓原本還在低頭苦思的筱悠只能抬頭看前方,心跳隨著腳步的節奏越來越快,渴望著,卻又抗拒著。
「憶翔先生,杜英小姐來了。」優雅敲擊木門所發出的聲音得到了房內主人的同意,帶領的女人轉開門,側身指引兩人進入房內,之後就關上門離開了。

「歡迎您!杜英小姐,想必這位就是這次要拍攝的女主角了。」男人從高級的沙發上站起,紳士性的對杜英伸出手,杜英自然也回以公關式的禮貌,客套幾句後便與低著頭的筱悠一同坐在憶翔對面的座位上。
「那,不知道杜英小姐這次想要拍攝的主題是...」
「這個部份先請稍後討論。我想讓您先跟我身旁這位主角見面。」杜英十分不客氣的打斷對話讓憶翔顯的些許尷尬,但隨即就換回原本和善的笑容。
「真是不好意思,是我疏忽了,不知道小姐芳名?」憶翔眼前的少女有著長到不像樣的黑髮,穠纖合度的身材搭配著剪裁樸實的洋裝,臉上淡淡的妝透露出一個少女依舊清純的歲數,粉紅水嫩的嘴唇讓人有一親芳澤的衝動,當她直視自己時,深邃的眼眸彷彿能將人吸入一個沒有底的黑洞中無法自拔...

「憶翔...」微微顫抖的聲音,筱悠看著眼前的男人。五年來,自己不斷追尋的男人,他已經成功當上知名攝影師的夢想是筱悠早已知道的事情。
「憶翔...我是筱悠啊...」在這些日子來,憶翔的外貌依舊清秀,些許留長的頭髮帶點藝術家特有的氣質,穿著打扮上比那時單純的年紀來的成熟穩重。看著憶翔驚訝的表情,筱悠明白對方已經想起自己,掩飾不住的喜悅顯現在臉上,在眼框中滾動的淚水滑落,她知道他沒有忘了自己。
「筱...筱悠...」憶翔突然站起,轉身走向自己的辦公桌,對著對講機不知道說了什麼,之後便站在沙發旁。
「...憶翔?」
「杜英小姐,很抱歉這次的合作,我想就當作沒提過吧!」突然冒出這句話令仍坐在沙發上的兩人感到震驚。
「憶翔先生,請你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杜英緩緩起身,擺出經紀人的架勢,無論憶翔如何道歉,她都一定要對方給出交代。因為連她也不懂,就算忘記了筱悠,也不應該在聽到名字後就做出這麼失禮的舉動。
「...很抱歉,我個人的原則,是不想接觸這類三流攝影的。對我來說,那是會破壞我個人的行事風格,若你們有需要,我會請本公司對於這方面特別有研究的攝影師給您。」一字一句不帶感情的說著,杜英憤怒的握緊雙拳,而身旁的筱悠則是一語不發的頻頻落淚。
「憶翔先生,您對三級片想必是非常瞧不起的吧?既然如此你又怎會知道筱悠是A片女優呢?」字字尖銳帶刺的杜英用極度失禮的態度反問著憶翔,她絲毫沒有要讓憶翔有好台階下,對她而言對方瞧不起筱悠的態度也是污辱了自己。
「筱悠小姐的名字在影視版上也是偶有消息,我自然會注意這些,並且在接洽的時候避開見面,這次因為是以杜英小姐的名字來預約,我才沒有推辭,但您也說了這次的主角是筱悠小姐,那麼請恕我拒絕了。」
「憶翔...」帶著哭音,筱悠抬起頭悲傷的面對憶翔,但後者似乎沒有要退步的意思,讓筱悠心痛的又掉下一顆顆如珍珠般斗大的淚珠。
「憶翔先生,我真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今天真是讓人不愉快!走了,筱悠!」杜英半推半拉的帶著哭成淚人兒的筱悠,經過那扇精緻的木門之際,筱悠不捨的回頭,然而讓自己跌入深淵的男主角,只有背影面對著她...

=========================================
恩...明天要日文期中考,我在G307灌電腦
故事終於發展到序曲了,應該說好高興嗎?
在冷酷拒絕又要遷就社交情況上費了一點功夫,不知道這樣寫好不好
形容女人是我滿喜歡的事情...
有被鼓勵,所以趁著熱血再把這篇補完
下一篇就不知道了...

抓錯字大歡迎,拜託了~

    全站熱搜

    Toutz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